当前位置: > 首页 > 重庆 >

走最陡峭的路 爬最险峻的山 大山汉子的森林情

本文来源:华龙网

华龙网消息,提到大山,你以为只有常年坚守的护林员?有这样一批林业先行者,他们要在无路的林区翻山越岭、披荆斩...

1.jpg

华龙网消息,提到大山,你以为只有常年坚守的护林员?有这样一批林业先行者,他们要在无路的林区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走最陡峭的路,只为做好野外森林资源调查工作。垫江县林业局林政资源科的李瞻就是其中一个代表,他曾被马蜂“群攻”,后脑勺好几个月不长头发,也曾差点被水泥桩子砸中,要去半条命,更别提常年与险峻的地形和酷暑严寒的天气“对决”,这已是他稀松平常的工作状态。可多年在林业系统打拼,并未令他呈现一丝疲态,或许,源于他心中的那份林业情。

爬陡坡上高坎 他走数万步险丢命

2.jpg

重庆市垫江县三溪镇龙花村,是全县94个固定样地之一。

2017年7月17日午时,毒辣的太阳照得人晕眩,眼前蜿蜒曲折、坡度陡峭的山路更令人丧胆,周围参差不齐的杂灌催生人放弃的意志,负责野外森林资源调查的李瞻却抢先几步迈入深山……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名野外森林资源调查者工作的必需。他常徒步几十公里,走上数万步,只为详细记录全县的林地、林木及野生动植物资源分布情况。没走几步,随行的人累得气喘吁吁,停下来歇息的功夫,一抬头就被李瞻甩出好远。

罗盘仪、脚架、砍刀、花杆……李瞻身上并不轻松,这些测量的必带工具重量可不轻,为更方便,他索性用背篓装着走山路,背篓里还装着一天的干粮,因野外森林资源调查最耗时间,来回折返更是耽误不得。

李瞻背着背篓赶路,手上拿着砍刀砍杂灌,脚旁近一米高的巴毛草挡得人看不见路,肆意生长的悬钩子总“热情”地用刺钩住衣服,成群的苍蝇不知疲倦地四处飞舞……

3.jpg

来到一处山坡前,李瞻不禁皱起眉,坡度起码接近50度,他想了想,放低脚步,将支撑用的木棍放进背篓,用手扶地承重佝偻着身子,一步步往上挪,突然,由于肩上的重量倾斜,一根长60公分,宽10公分,重25斤的水泥角桩“探出头”滑出背篓,擦过李瞻的腿,“哐当”一声落在他的脚旁。危急时刻,李瞻全然忘了脚下这陡峭的山路,一闪躲便顺着山坡滑下去,重重地摔在起点处。

“怎么了?怎么了?”同行的队友被吓坏了,连忙放下工具,跟着跑下来。李瞻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说:“水泥角桩掉下来,差点被砸到,虽然摔下来,还好捡回半条命。”队友们见状,让李瞻赶紧提前收工回家休息,李瞻在大家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站起来,发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只好告别队友提前回家。

26879步,晚上10时37分,手机例行弹出每日的步数排名。经历了白天的惊吓,李瞻虽全身酸痛但还是深感困意袭来,和衣而睡……

休息三天后,李瞻又带着工具赶上队友进度出发勘查。

4.jpg

今年47岁的李瞻是垫江县林业局林政资源科科长,已扎根林业基层工作24年,上面的场景已是常态。“很多清查调查的工作都是在重庆最炎热的夏天开展,钻草堆、爬山坡、走青苔路就是家常便饭。”

森林资源清查工作主要是对林木、林地和林区内的野生动植物及其他自然环境因素进行调查,而森林的特殊环境条件决定了林业调查的涉及范围广,工作强度大,且调查的标准要求很高。

就是这样一名“身经百战”的林业人,却依然对林业事业有着浓厚的情怀与爱,每当条件艰苦的野外森林资源调查任务降临时,他从来都是成为第一个果敢的接棒者。

搞测量算数据 他被马蜂蛰中毒入院

5.jpg

爬山路难度大,最怕的还是遇上未知的“不明生物”。

见记者发怵,李瞻笑出声,“没见过吧?野山羊、野鸡这些都是常见,连毒蛇我都碰到过,刚开始吓得不行,后来有了经验就好。”他还笑着表示,目前没碰到过野猪,要是正面对峙了还是怕,不过听旁人说,只要不恼它,它自然就会走开。

然而,有件事却让李瞻一直心有余悸。

2017年8月16日,全国森林资源一类清查任务开展,李瞻主动牵头承担,清查工作需查清全县94个样地的森林资源的分布、种类、数量、质量,摸清其变化规律,才能提出全面、准确的森林资源调查资料,“每一处样地边界范围内的树木都要测量其胸高直径等,并且要准确填进国家的地理信息系统。”

当时,在永安镇煤炭沟样地,李瞻一行五人正勘查做收尾工作,埋头算着数据的李瞻与同事,全然没有发现头顶一米高处一个20公分大的马蜂窝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团队一行人讨论着,声音越说越大,突然李瞻眼前出现一只体大身长的昆虫,来不及细看,只听同伴大叫一声,“是马蜂!”李瞻也一时慌了神,可山陡路窄,慌乱中他一个趔趄摔了下去,一群马蜂像是找准了“攻击对象”,毫不客气地冲过来,就算他身着迷彩服,马蜂也不留情地往身上钻,不一会儿李瞻的脸火辣辣地疼。

6.jpg

群攻完毕的马峰心满意足地“收工”,李瞻一行人缓缓起身,“当下觉得没什么,可走了十几分钟的山路后,开始浑身无力,全身瘫软,脑袋又痛又昏。”深感不妙的李瞻立即联系了随行的开车师傅,五人立即被送往就近的医院接受治疗。

经检查,李瞻一行五人血像都不正常,被诊断为马蜂中毒,需立即住院,李瞻的脸上和脖子上更是被咬了16个包,又红又肿。后来在医院连续输液近一周,症状才有所减轻。“记得当时后脑勺被叮的地方好几个月都不长头发呢。”李瞻苦笑着说道,后来终于长出新发才放心。

住院期间,李瞻并没闲下,因处于清查工作的尾声,为保证国家林业局样地抽查过关,他反复核查样地资料是否完善,并勾画出需复查的样地。这次惊恐经历却没让李瞻惧怕,“大不了提醒自己日后野外调查时小心些就行。”令李瞻更自豪的,是后期国家林业局在全县样地中随机抽查的10个样地的数据资料全部过关。

被马蜂蜇、被晒伤起皮、被倒钩刺刮……这些经历未让穿梭于林间的“大山汉子”李瞻退缩,不改的仍是他兢兢业业工作的本质,提交的每一项数据他都精细核对,从未落下,如期上交的审批资料也是反复审查好几遍才罢休。

搞林业为坚守 他以情打动说服家人

7.jpg

脱下迷彩服,李瞻还得繁忙于林政资源科的相关工作。起初,李瞻的父母还算支持,他们思考再三从村里搬来县城,就是为了年老时能多陪伴儿子,可没想搬上来也很少时间见到儿子,慢慢心里就有了怨气。

“想陪你,又不可能拖起身体跟到你上山。”李瞻说这是母亲最爱念叨的一句话,他无奈表示,精力有限难得顾两头,有时对接科室的牵头工作一多,索性就住在办公室了,母亲带着清粥小菜前来“探班”,看着儿子心疼不已,“咱不干了吧?又累又苦的,还得经常在外面跑来跑去。”母亲总会这样说道,“妈,我都干了24年,对林业的系统工作有了很深的感情,怎能说不干就不干了哟。”李瞻不恼,耐心地跟母亲解释,慢慢地她也能明白儿子这份热衷于林业事业的心了。

8.jpg

从业24年来,李瞻从未休过年假,很多时候甚至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既然选择了林业工作就得脚踏实地地干下去,不能有丝毫松懈。”这位大家眼里的“明星”科长确实是在卯足劲儿的干林业工作。自参加工作以来,他已自告奋勇参加了垫江县3次森林资源一类调查、2次森林资源二类调查、4次林地变更调查和多次森林资源作业设计调查。

此外,他还完成了各次调查成果的编制上报工作,摸清了全县森林资源的分布现状及特点,包括地类、林种树种、面积、蓄积和林分因子等。近年来,还积极参与实施一系列林点重点工程,大力植树造林,实现了森林面积和蓄积的双增长。

如今,出门在外,李瞻总会感叹,“每当坐在车上,看着一路的大好风光,都会特别自豪自己选择成为一名林业人,并坚定坚守的决心。”在他看来,每一株花,每一棵树,每一根草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有独属于李瞻的情。

华龙网记者 冯司宇 谢鹏

原标题:走最陡峭的路 爬最险峻的山 大山汉子的森林情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 眼角膜捐赠大国斯里兰卡:它伤痕累累,却给我们带来光明

    眼角膜捐赠大国斯里兰卡:它伤痕累累,却给我们带来光明

  • 我!不!想!起!床!

    我!不!想!起!床!

    写在最后当代生活的难,真真是从每天一睁眼开始的。甚至始于眼睛还没睁开的时候。就比如起床。很难定义这种难。可就是想再多睡那么一小会儿

  • 别信“和谁结婚都一样”,真的不一样

    别信“和谁结婚都一样”,真的不一样

    表姐已经到了女大当嫁的年纪,自从跟男友分手后,也加入了相亲大军,可瞅了好几个,没有一个对上眼的。三姑六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都劝说

  • 1年1张照片,还原重庆100年!

    1年1张照片,还原重庆100年!

    本文为重庆青年报原创,转载授权请至后台获取作者:青妹 ID:cqyouth100年前五四运动,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本文就从重庆学生

  • 给你添堵的人,一定要远离

    给你添堵的人,一定要远离

    本文为重庆青年报原创,转载授权请至后台获取作者:牡蛎君 ID:cqyouth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不会说好话的人,对人的伤害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