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重庆 >

重庆全民阅读现状调查④|面对种类繁多的图书榜单我们该怎么选书

本文来源:重庆日报

扫一扫 就看到 你会根据图书榜单选书吗?(有视频)

“以前不知道怎么买书,就参照书店推出的畅销排行榜,现在图书排行榜五花八门,真不知道怎么买书了,这些榜单真的权威么?”近日,市民王璐在自己的微博上如此写道,引发不少网友的共鸣。

每逢月末或传统节日,包括各大网站和书店等在内的读书机构纷纷推出自己的图书榜单,为市民选书提供参考的同时,也让不少读者在挑选图书的过程中看花了眼。

面对这些雪片般扑面而来的图书榜单,人们不禁要问:海量的阅读榜单有何不同?我们究竟该如何选书?连日来,重庆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气质各异 多元发展

图书榜单彰显阅读价值

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每逢岁末年初评出的年度图书排行榜,就像一面面旗帜,彰显着图书行业的韧性与生命力。

纵观全国的图书市场,随着全民阅读推广力度的加大,参与图书榜评选与发布的机构逐渐多样化。在重庆,各类出版社、媒体、书店、图书馆等都会出炉一批批图书榜单。其中既有重庆图书馆等市内主要图书馆借阅量排名前10的图书,也有媒体机构邀请知名专家、学者推荐的好书榜单,还有各大实体书店根据销量数据排出的畅销榜单。它们评选标准各有不同,大致分为以销售、借阅数据统计确定的畅销榜、借阅榜,以及编辑推荐榜、读者口碑榜等软性排行榜,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趋势。

那么,这些气质不同的榜单是如何选出来的呢?

作为本土知名独立书店,精典书店在发布自己的年度好书上,已经坚持了十余年。“我们每月都会有精典书店月度书单,而年度好书就是从每月的10本月度书单中筛选出的优秀图书。”市政府参事、精典书店创始人杨一介绍,一份对读者有用的榜单需要反映当下现实,且不能落伍于时代。他透露了精典书店的选书标准:科普类著作注重前瞻性,人文类著作注重开拓性,但对市场上的经典畅销书却有意避之。而西西弗书店则坚持每月以“新”和“畅销”为关键词,分别发布两次图书榜单,满足不同口味的读者需求。西西弗书店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西西弗的图书榜单,先经过选品部内部筛选出入围书单,推出每月的新书榜,月末再根据销售情况推出畅销书榜。”他表示,推荐新书的目的,就是为品质新书找到适合的读者。

此外,重庆图书市场上还有众多以票选形式选出的人气图书榜单,或依据读者的阅读量或购买量决定的畅销书榜单。“各类图书榜单评选标准越来越细化的背后,折射出大众多样性的阅读需求。”重庆图书馆馆长任竞表示,阅读榜单日益增多的现象,说明重庆已经积累了一批相当喜爱阅读的读者,彰显出重庆全民阅读探索的长足进步。

原因多多 喜忧参半

“老面孔”常年霸榜

据不完全统计,如今,重庆图书市场上每月有20余种图书榜单,包括重庆各大出版社、实体书店、图书馆、网站等阅读单位列出的好书榜、主题类型书单、借阅书榜等。这些海量的榜单给了读者选择的机会,但也加重了读者的“选择困难症”。不光如此,记者纵向对比近几年的图书借阅榜单后,发现位于人气图书榜前列的图书大多为市场上的“老面孔”,《活着》《三体》《看见》《解忧杂货店》呈常年上榜之势。

比如,2021年重庆图书馆借阅榜单中,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小说《解忧杂货店》超越刘慈欣的《三体》,成为2021年重庆市民最爱借阅的图书。刘慈欣的《三体III·死神永生》和《三体》则分列第二位、第三位,美籍阿富汗作家胡赛尼所著的《追风筝的人》排名第四。而在2020年重庆图书馆借阅榜单中,几乎也是这几位“仁兄”,列前三位的分别是《三体》《解忧杂货店》《追风筝的人》。

重庆大学图书馆的借阅情况也呈现出类似的状况。该馆2020年借阅榜单前三名分别被《平凡的世界》《百年孤独》《娱乐至死》占据,这三本书同样进入了该馆2021年借阅排行榜前十,受到不少读者追捧。

是什么原因导致经典图书常年上榜呢?重庆图书馆读者服务中心主任许尧尧认为,《三体》多年来独占鳌头,和该书的馆藏量有较大关系,“《三体》一书,我馆就有505本之多,和其他书籍比起来,该书不存在想借借不到的情况,流转率会很大。加之近年来科幻类文学作品迅速升温,因此《三体》不断上榜也在情理之中。”

无独有偶,记者在重庆各大书店公布的销售数据中看到,包括《红岩》《解忧杂货铺》等经典文学类书籍也常立于销售榜单前列。“普通读者的图书购买受榜单影响大,尤其是到了假期,随着学生阅读需求的增长,经典文学类图书的销量也有大幅提升。”当当书店店长李书说,现在图书市场的表现趋于“畅销者恒畅销”,选择阅读经过大众和时间检验的作品,这也是读者的普遍心理,从时间成本上来说更为保险。

此外,教育助推也成为一大原因。畅销榜前十的图书中有不少是中小学生必读经典书目中的图书,对于目前普遍重视孩子教育的家庭来说几乎是刚需。

据北京开卷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整体市场新书品种规模为19万种,数据虽较2019年新书品种规模基本持平,但较2018年同比下降了6.7%。纵观近年的图书畅销榜,新书的驱动力以及内容供应的有效性在下降。记者从重庆各大书店公布的畅销书榜中也看到,进入畅销榜前十的新书越来越少。经典图书常年霸榜,新书影响力在减弱,对出版人而言,有不少值得思考之处。

“图书是多品种行业,但现如今由于市场原因或者书号限制,一些出版社更青睐出版再版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出版界人士表示,经典图书占据畅销书榜这一现象的背后,有着国家出版政策收紧、传统出版业读者转移等原因,也有出版业自身创新后劲不足的因素。一些出版社宁愿老书重做,也不愿意发掘和出版新书。

但事物总有两面性。西南大学期刊社社长米加德则认为,常年占据榜单的再版图书除满足新生阅读群外,还因为图书内容经得起长时间的考验,“再版重印书,多是知识含量高、市场口碑好的书。伴随着新生读者群的不断出现,会产生对老书的新购买力。”

擦亮眼睛 各取所需

打造高品质城市阅读榜单

无论图书的“新”与“老”,一份图书榜单并非适合所有读者,我们应该如何擦亮眼睛进行选择呢?

在任竞看来,读者在选书的时候不能盲目相信图书榜单,可进行试读。“选择图书如同挑衣服,需要试了之后,才知道是否适合自己。读者在选购图书之前,可以读一下前言或者第一章,不能盲目依照畅销排行榜选书。”

此外,记者在西西弗问闻书店采访时发现,不少读者对图书榜单保持谨慎。前来购书的读者杨永玉表示,大量同质,甚至带有利益驱使的低质的畅销类榜单涌入书店和一些媒体,非但不能帮她实现基础推荐功能,反而造成信息过载,“我个人比较接受朋友推荐的书目,如果纯粹去追畅销榜单读书,我认为有点冒险。”

重庆大学出版社总编辑陈晓阳也有类似观点,“畅销并不代表它就是最好的。”她在2022“百本好书送你读”荐书联盟专家座谈会上建议,专家们在推荐图书时,可推荐一些更高品质的书籍,从而让优质的好书引领城市的阅读风尚。

在国内图书发行领域,包括中国出版政府奖、“五个一”工程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等全国性出版大奖,对图书的社会效益要求高,评选流程严格,其获奖榜单得到了广大读者认可。

目前,重庆全民阅读已经拥有了一些知名品牌,但与整个图书市场和读者数量相比,原创图书榜单仍显太少。这方面还需如何提升?不少受访者建议,权威机构可探索建立一个更具公信力的图书评价体系,从而引领社会读书风潮。

“重庆的图书榜单不仅要在内容管理本身上下功夫,还要学习借鉴国内外的成功经验,打造一批可读性强、阅读价值高、学术性和专业性适中的全民阅读读物的榜单。”任竞说,打造适合特定读者阅读的图书榜单,毫无疑问将推进全民阅读的高质量发展。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越向更高阶段发展,就越需要文化精神的丰厚。”《红岩》杂志编辑部主任、作家吴佳骏说,如果一座城市能从小到一份图书榜单的引导下形成“爱读书、勤读书”的社会风尚,城市就会展现出独特的精神气质,这将是城市不断发展进步的强大内生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