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重庆 >

重庆有个传奇,叫山城防御体系

本文来源:人民网 阅读:17962

  日前,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推介活动启动。该活动由中国考古学会等主办,旨在展示10年里中国的百项考古新发现,系统回顾和总结中国考古取得的巨大进步和辉煌成就。

  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重庆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榜上有名。这两个颇具传奇色彩的遗址,都与著名的山城防御体系息息相关。

合川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图

  宋元(蒙)战争时期,一个庞大的以重庆城为中枢的山城防御体系横空出世。南宋军队采取依山制奇、据险而守的方略,修筑了包括合川钓鱼城、奉节白帝城、云阳磐石城、万州天生城、梁平赤牛城、南川龙崖城、忠县皇华城等数十座城池,城中有林木田池可供长期驻守,且各城相互呼应,构成一个庞大的防御体系。

  那么,一枚爆炸火器如何在700多年前改变世界格局?全国范围内考古出土最为完整的谯楼是什么样?让我们走近这两个遗址,感受那战火硝烟中的传奇过往。

老鼓楼衙署遗址——宋代高台建筑基址及周边遗迹。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范家堰遗址

  孤勇者36年守城奇迹

  曾获评“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背后隐藏着的是深刻的历史故事--那群人坚韧扛住攻城铁骑的炮火与战刀,怀着一腔孤勇完成36年的守城奇迹。

  很长一段时间里,钓鱼城的研究都仅限于史料,少有考古发掘实证。然而,随着南宋一字城墙、水军码头、范家堰南宋衙署等遗址重见天日,钓鱼城的血性才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其中,范家堰南宋衙署的发掘,更是将700多年前重庆人的不屈精神鲜活地呈现出来。

  遗址是怎么被发现的呢?奇胜门,在整个钓鱼城古战场中位于偏僻一隅,山林覆盖,易守难攻。2004年,一条当年秘密挖掘的攻城地道在此被发现,这让所有考古人员都感到疑惑--为什么蒙军会放弃众多城门,不惜代价选择地势陡峭的奇胜门进行重点偷袭?

范家堰遗址发掘区全景。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我们通过地图研究,推断奇胜门附近这个名为范家堰的地方,有可能曾经设置了钓鱼城的重要军事设施。”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介绍,随着考古工作推进,不断完整的范家堰遗址,开始一寸一寸地还原了当时的古战场情景。

  宋元时期的厢房、仪门、道路、排水沟等遗迹逐步清晰,这里逐步被证实为是目前国内唯一全面发掘披露的、保存极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遗址。

  范家堰遗址出土了宋代瓷器、铁器、炮弹残片等标本,尤其是出土的铁雷,这是整个钓鱼城再次发现重要的爆炸性火药武器。

  2005年在发掘蒙军攻城地道的时候,就曾出土80余片爆炸过的铁雷弹片,“这种爆炸性火器,是世界军事史上冷热兵器交替时期最早的爆炸性火器的关键实物证据。”袁东山说。

  历史也证实了火器对于钓鱼城之战的重要性:1258年,大汗蒙哥进攻南宋,次年在合川钓鱼城被宋军炮火击中受伤身亡,导致蒙古西征大军从欧、亚大陆各地匆忙撤军。可以说,因为火器,钓鱼城才改变了世界格局。

  “目前,范家堰遗址保护展示工程(一期)已经完工。”袁东山介绍,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该遗址为我国宋代城址与衙署建筑发展、古建筑研究、古代火器及宋元(蒙)战争研究提供了许多珍贵的实物资料。作为山城防御体系的核心遗址之一,其也为钓鱼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合川钓鱼城(资料图)。合川区文化旅游委供图

  老鼓楼衙署遗址

  全国范围内考古出土最为完整的谯楼

  史料显示,老鼓楼衙署遗址兴建于宋元(蒙)战争的背景之下,是南宋川渝地区的军政中心--四川制置使司及重庆府治所。

  考古发掘证明这个遗址规模宏大,宋、元、明代、清前期四个时期的衙署建筑叠压分布,纪年明确,文物遗存丰富,空间及地层关系清晰。

  作为重庆市发现的等级最高、规模最大的衙署建筑遗存,老鼓楼衙署遗址见证了重庆定名以来近千年的沿革变迁,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大空白,符合中国传统衙署建筑规制的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巴渝地域特色,对于丰富中国宋元时期都城以外的城市考古资料具有重要意义。

老鼓楼衙署遗址“淳祐乙巳东窑城砖”。 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人们现在能够见到的遗址中的高台建筑,其实就是当时衙署建筑前部的“谯楼”,该建筑是目前为止全国范围内考古出土最为完整的谯楼,也是现存规模最大的地方谯楼,为重庆考古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作为重庆地区山城防御体系中的重要一环,衙署遗址也即将蝶变为城市考古遗址公园。“目前,老鼓楼衙署城市考古遗址公园及考古遗址博物馆,已启动修建工作,初步计划两年后与市民见面。”袁东山介绍。

  袁东山介绍,不久的将来,在巴县衙门周围,一座古老的遗址将以新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眼前。

  新闻多一点

  重庆地区山城防御体系考古发掘工作,走在全国前列

  “可以说,重庆地区的山城防御体系的考古发掘工作,走在全国的前列。”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白九江介绍,持续10多年考古工作进程的推进,川渝两地有关山城防御体系的特色考古成果不断丰富,除合川钓鱼城遗址和老鼓楼衙署遗址外,如云阳磐石城、南川龙崖城遗址、万州天生城遗址、忠县皇华城遗址等,都是这一体系中的杰出代表。

  “参与山城防御体系考古研究,是一个考古人的光荣。”今年是磐石城遗址考古工地现场负责人杨鹏强参与该项目考古的第5年,他介绍,磐石城遗址位于云阳县青龙街道,现存遗迹数量和种类众多,包括城墙、寨门、题刻、祠堂、房址、炮台等,近年来考古收获颇丰。“目前,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云阳县博物馆,正在针对磐石城涂家祠堂遗址进行考古发掘,诸多文物的出土,也为山城防御体系的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了依据。”杨鹏强说。

  另据了解,目前合川钓鱼城遗址已列入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计划,其他的一些遗址如皇华城遗址等,也在推动建设遗址公园。根据重庆市文化旅游委安排,接下来还将继续推动有关遗址的保护规划编制工作,让这些重庆的文化名片更加闪亮。

(责编:秦洁、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