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重庆 >

重庆何以接连揽获中国文艺大奖

本文来源:重庆日报网 阅读:30787

川剧《江姐》在重庆川剧艺术中心上演。(摄于9月11日)记者 齐岚森 摄\视觉重庆

川剧《江姐》在重庆川剧艺术中心上演。(摄于9月11日)记者 齐岚森 摄\视觉重庆

最近,重庆文艺界喜讯连连,捷报频传!文华大奖、群星奖、牡丹奖、山花奖……重庆文艺界“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把一个个中国文艺“天花板”级大奖收入囊中。重庆,是怎样做到的?

捷报频传

中国舞台刮起强劲巴渝风

9月15日晚,河北雄安新区,星光璀璨。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在此落下帷幕。

“获得文华大奖的有:川剧《江姐》……”闭幕式上,第十七届文华奖在万众瞩目中揭晓。台下群情激奋,掌声雷动。

“太难了,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川剧《江姐》主演、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文联主席、重庆市川剧院院长沈铁梅眼里泛起泪光。

文华奖是文化和旅游部设立的国家舞台艺术政府奖,堪称“中国舞台艺术的天花板”,设有文华大奖和文华编剧奖、文华导演奖、文华表演奖等单项奖。自1991年第一届评选以来,至今已举办十七届。

从2016年起,文华奖进行了大瘦身,本届文华大奖获奖作品仅15部,却有来自全国各省区市和中直院团的58部作品参评。而回望上一届获奖作品,《永不消逝的电波》《天路》《草原英雄小姐妹》……无一不是家喻户晓的“大爆款”。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江姐》终获大奖,可谓众望所归,来之不易——重庆上一次获得这一殊荣,还是22年前由川剧《金子》夺得。

一枝独秀不是春。当重庆文艺人还沉浸在获得文华大奖的喜悦中时,一份份高含金量的捷报从四面八方传来:重庆青年合唱团凭借演唱作品《忆秦娥·娄山关》和原创合唱作品《川江畅想》,荣获第十九届群星奖(群众合唱团队门类);重庆市曲艺团青年演员李佳凭借作品四川扬琴《血写春秋》,斩获第十二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表演奖;铜梁区文化馆创编的龙舞《铜梁焰火龙》,获得第十五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重庆歌舞团原创舞剧《绝对考验》,入围第十三届中国舞蹈荷花奖终评作品名单……

近来的重庆文艺,正可谓百花齐放春满园,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繁荣之象。

守正创新

让戏曲有电影大片即视感

这些斩获大奖的重庆文艺作品,为何能大放异彩?

以川剧《江姐》为例。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熊源伟的评价是:川剧《江姐》从戏曲美学的原点出发,从戏曲的写意性、程式化的本体出发,做出了可圈可点的努力,体现了难能可贵的创作自觉,为戏曲现代题材的创作积累了经验。

取材于小说《红岩》,由著名剧作家、词作家阎肃担任编剧的《江姐》,早在1964年就被搬上舞台,此后数十年里,全国各地不少剧种都对其进行了大量移植改编,特色各异。

川剧《江姐》没有在创作上“躺平”、拾人牙慧,落入“话剧加唱”的窠臼,而是知难而上,在现代题材戏曲化的道路上进行了大胆追求、大胆实践、大胆创造、大胆突破。

比如,绣红旗是《江姐》剧中脍炙人口的片段。川剧《江姐》的处理是,从舞台深处牵出一根长长的黄绸,同样是“飞针走线”的虚拟动作和造型画面,不同的是,江姐和狱友们牵着黄绸歌舞,以天地作“红旗”,以“黄绸”为丝线,最后定格为黄绸折成的一颗五角“金星”。这样以“线”代“旗”,领异标新,展现了一种写意的、诗化的艺术处理形式。

又比如,在以往的《江姐》版本中,江姐受刑为暗场处理。川剧《江姐》则发挥戏曲程式化、假定性的特长,10名看守张开铁链,将江姐纵横交错围在中间,把江姐受刑明场处理,突出江姐巍然挺立的视觉形象。且铁链交错,让画面更饱满,变化更丰富,震撼力也更加强烈,创造出源于戏曲本体的舞台语言。

此外,川剧《江姐》从剧情编排、唱腔设计、谱曲配器上也进行了独立创作。艺术化、情感化、合理化地融入“狱中八条”,赋予了作品新的时代价值。用最具川剧特色的高腔作为全剧音乐的主体,配以小型民族管弦乐队伴奏,保持了川剧高腔“帮、打、唱”的特点,对“红梅赞”进行了戏曲化、川剧化改编和设计,创新植入了川剧《白蛇传》中的托举等高难度动作,彰显了川剧与红岩故事天然契合的在地性。

所有这一系列的艺术实践与创新,让川剧《江姐》迸发出强劲的生命力。“艺术创新,需要有深刻的现实洞悉力和宽广的历史感,从而突破自我的拘囿。”沈铁梅认为,创新还需要胸怀和创意对接,只有抱定“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的胸怀和情怀,才能“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奉献出创意无限的好作品。

不少观众在观看《江姐》后感叹,看川剧竟然也看出了电影大片的即视感,特别是创造性地运用传统戏曲形式,探索了其当代审美表达方式,成为守正创新、寓教于乐,开拓文艺新境界的时代精品。

植根巴渝

创作更多重庆味时代精品

从重庆这波斩获的文艺大奖中不难发现,获奖作品无一例外植根于巴渝“文化场”。

获得中国曲艺牡丹奖的重庆市曲艺团演员李佳,毕业于重庆艺术学校曲艺班,师承四川扬琴国家级传承人陈再碧、叶吉淑,演唱过《宝玉哭灵》《伯牙碎琴》《香莲闯宫》《长城新谣》《闯夔门》等优秀曲目。

她本次参赛作品四川扬琴《血写春秋》,讲述的是革命先驱杨闇公在重庆佛图关英勇就义的故事。“为准确把握杨闇公人物性格,我多次前往杨闇公旧居、陈列馆等地采风,深入了解杨闇公烈士的生平事迹,感受革命英烈的伟大人格,以及为革命事业宁死不屈的崇高精神和铁骨铮铮的英雄气概。这赋予了我灵感,让我更加准确地把握到作品的脉搏。”李佳说。

获得群星奖的重庆青年合唱团,演唱了《忆秦娥·娄山关》《川江畅想》两首作品。其中,《忆秦娥·娄山关》是组委会规定曲目之一,《川江畅想》则是该合唱团的原创。

《川江畅想》从极具地域特色的峡江风情入手,以多段体音乐曲式结构,创造性地转化了“川江号子”,并利用富有变化的和声,描绘出长江沿岸壮阔景色,唱响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主题,既接地气、贴近生活,又有历史厚重感,让作品的创新性、时代性、艺术性俱佳。

摘得山花奖的龙舞《铜梁焰火龙》,以“大蠕龙”为基础,采用“二龙戏珠”的结构和套路,展示了“火龙”的激烈火爆和“竞技龙”的高难度特技,并植入变脸、吐火、火把舞等绝活,强化了巴渝文化属性,将国家级非遗项目——铜梁龙舞精湛的技艺性、浓郁的民俗性、鲜明的地域性、超高的观赏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目前已入围第十三届荷花奖终评的舞剧《绝对考验》,以红岩英烈张露萍为人物原型,从个体的、生命的、女性的角度切入,糅合现代、民族、街舞、国标等艺术形式,生动塑造了一个在孤独绝境下闪耀人性光辉和信仰力量的舞台艺术形象,实现了红色题材的创造性转化和发展。

凡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些获奖作品厚植巴渝,从中汲取丰厚养分,既讲时代精神,也讲艺术质量,同时兼顾观赏效果,用昂扬的旋律、生动的笔触、精湛的艺术讲述重庆故事,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弘扬“行千里·致广大”的人文精神。这,便是它们能在全国舞台上大放异彩的关键所在。

夯实土壤

重庆必定能铸就文艺高峰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没有文化的繁荣,就没有城市的兴盛;没有文化的丰富,就没有生活的丰盈。

好的土壤,才能生出精品之花。

一方面,重庆作为人文荟萃、底蕴厚重的历史文化名城,“长嘉汇”源远流长,“三峡魂”雄阔壮美,“武陵风”绚丽多彩,历史久远的巴渝文化、享誉世界的三峡文化、可歌可泣的抗战文化、彪炳史册的革命文化、独具特色的统战文化、感天动地的移民文化,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提供了丰沛的素材。

另一方面,近年来,重庆进一步推进国有文艺院团改革发展,激活文艺的一池春水,包括建立健全扶持优秀剧本创作的长效机制、促进剧目生产表演的有效机制、鼓励演职员多演出的激励机制、布局合理的剧场供应机制、国有文艺院团双效统一的体制机制等。同时,按照“主客共享、近悦远来”的发展理念,利用山城独特的摩天大楼、防空洞、两江游船、山城步道等,大力打造新型演艺空间,形成天上、地下、水上和岸上多维立体、艺术门类齐全、特色鲜明的国际化都市演艺聚集区,授牌了一批演艺新空间,让市民和游客从文艺的角度感受“行千里·致广大”的内涵和价值。

市第六次党代会报告更是明确提出,要增强文化自觉,坚定文化自信,弘扬“行千里·致广大”的人文精神,以文铸魂、以文化人,为重庆改革发展提供强大的价值引导力、文化凝聚力、精神推动力。

令人期待的是,第十四届中国艺术节将于2025年9月在川渝举办,届时将举行第十八届文华奖评奖、第二十届群星奖评奖,以及美术、书法篆刻、摄影展览和演出交易、巡演、论坛、文化惠民、校园行等一系列活动。

演出多了、市场有了、舞台大了……重庆,需要文艺高峰,也必定能铸就文艺高峰!

(责编:黄凌、刘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