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重庆 >

九龙坡区政法维稳亮点经验系列推介⑦区法院探索分层递进纠纷解决路径,溯源分流解难题

阅读:51412

不到两个小时就解决了我的难题,还不用花钱,跟判决书一样能执行。这个结果我太满意了!9月28日,在九龙坡区兴胜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工作室

“不到两个小时就解决了我的难题,还不用花钱,跟判决书一样能执行。这个结果我太满意了!”9月28日,在九龙坡区兴胜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工作室,原告当事人拿着调解协议感慨道。 一起涉案金额约18万的合同纠纷,原被告双方本应对簿公堂,但是却在律师的帮助下大事化小。

不开庭就能快速化解矛盾纠纷,得益于九龙坡法院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大力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围绕群众满意、案结事了的目标,以法院为主导,联合律师调解、人民调解、行业调解力量,构建源头治理、非诉挺前、多元化解、繁简分流的分层递进纠纷解决路径,全力构建具有九龙坡特色的矛盾纠纷多元解纷新格局。

image.png

创新调解方法

“双轨制”律师工作室提升诉前调解高效化

 今年以来(截至9月30日),九龙坡法院新收案件50511件,同比下降8.06%;结案53966件,同比增长9.94%;案件结收比106.84%,居主城一类法院第二;审判质效排名主城一类地区第一。九龙坡法院如何做到在同类法院中名列前茅?除了得益于法官们的不懈努力以外,全市首创的“双轨制”律师调解工作室在诉源调解工作方面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2020年11月,九龙坡法院联合区司法局、区律工委首创“双轨制”律师调解工作室,在诉讼服务中心设立驻院律师调解工作室,在辖区的8家律师事务所成立驻所律师调解工作室,作为新的多元化解纠纷平台,律师调解工作室将当事人申请调解作为一项律师业务开展,同时承接区法院委派的调解案件,办理区法院指定的申诉代理和信访化解等案件。

今年3月,19岁的在校女大学生郝某与某传媒公司签订了《主播经纪协议》,但在2个月后,郝某并未按约直播,公司认为郝某违约,将其诉至九龙坡法院,要求郝某支付违约金、律师费等共计10.6万元。法院受理该案后,经当事人同意后,将该案委派至重庆兴胜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工作室进行调解。

兴胜事务所律师周绍勇有着近十年的从业经历,作为该案件的调解律师,在充分了解了双方实际情况后,开始分别对双方进行劝解。

“你作为一名成年人,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你与对方签订的合同也是真实有效的,所以肯定要负相关法律责任。”

一方面,周绍勇向郝某讲清相关法律规定。表示她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你们作为公司,明知对方是个学生,要求别人每天直播6小时,不考虑到对方的实际情况,是相当不合理的,同时,你们的违约金也过高。”

另一方面,周绍勇向公司阐述违约金约定过高的调整办法,希望公司在合情合理合法的范围内降低违约金。经过多次磋商后,终于就违约金的给付金额达成一致。为保障协议的有效履行,双方共同向九龙坡法院申请了司法确认,郝某当场支付了违约金。

据了解,该案件也仅是近两年来“双轨制”律师工作室调解的众多案件中的一起,数据显示:两年来,全区9个律师调解工作室共调解案件1214件,调解成功397件(其中行政107件),调解成功率32.7%;同时还代理申诉案件3件。

九龙坡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唐舒楠表示:“‘双轨制’律师调解工作室,不仅有效节约了司法资源和诉讼成本,缓解了法院“案多人少”矛盾,同时充分发挥了律师在预防和化解矛盾中的专业优势。”

 image.png

做实调解工作

人民调解让纠纷化解无形

   “双轨制”律师调解工作室主要负责调解全区中大型纠纷案件,但是遇到婚姻、物业、赡养等小微型纠纷案件该如何解决?此时,人民调解制度则发挥着重要作用。

人民调解制度作为我国特有的一种纠纷解决制度,承载者人民群众对和谐和睦的期待,是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是司法工作的必要补充、得力助手。近年来,九龙坡法院始终以“群众满意”为目标,积极做好人民调解工作。

今年6月,朱宗群入职成为九龙坡法院的驻院人民调解员,作为一名“新晋”调解员,刚上任不久,她就主持调解了一起物业纠纷。

纠纷的起因是小区业主孙女士拖欠了所住小区物业近6年的物管费,为此,物业公司将孙女士诉至法院,要求孙女士及时支付拖欠的物管费以及缴纳相应违约金。 案件受理后,立案庭经初步审查该案具有调解的可能性,便让朱宗群介入调解。

接到案件后,朱宗群首先向物业公司确认孙女士拖欠物业费属实后,便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孙女士,询问其拖欠原因。

“我也不是故意不缴物管费,主要是我们物业做得太差了,小区清洁做得不好不说,还经常动用大修基金,我是对他们有意见。”

“《民法典》第九百四十四条规定:业主应当按照约定向物业服务人支付物业费。你不支付物业费是违法的。如果物业做得不好,你可以用合法渠道,比如通过业委会更换物业,而不是该采取这样的方法,得不偿失呀。”

在与孙女士的交流中,朱宗群对孙女士进行劝导,还见缝插针进行法制宣传,引导孙女士到现场来解决问题。最终,在朱宗群的促成下,孙女士与物业达成调解,孙女士向支付物业公司拖欠物业费7555元,双方签下了调解协议书。

“像这样纠纷清楚明了,金额较少的案件,如果走诉讼程序,费时又费力,走人民调解程序,要方便很多。”朱宗群介绍到。

据了解,驻院的人民调解员均为从基层选拔后经由该区司法局培训颁布证书,再持证上岗。法院主要负责为调解员分发案件以及进行业务指导,每调解完成一件案件,立案庭都要对调解员所做笔录进行审查,确保不会出现调解不当的情况。

今年以来,九龙坡法院驻院调委会共调解纠纷968起,人民调解制度与“双轨制”法律工作室形成了双向互补机制,各自在其擅长的调解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诉前、预防在根源,为诉讼“瘦身”为群众“减负”。

 image.png

丰富调解载体

行业调委会让纠纷分门别类

遇到道路交通、物业管理、城市管理、劳动争议等一系列专业性强,门槛高的纠纷又该如何处置?这时,就需要行业调委会进行通过专业性的调解来化解纠纷。

今年年初,市民龙某在骑摩托上班的路上,被迎面开车而来的陆某撞伤,交警出现场以后,判定为陆某负主要责任。但在事后,双方却对赔偿金额争执不下,在得知九龙坡区道交一体平台可以专门调解这类纠纷的情况后,陆某向调委会申请调解。

调解员隆庭明与杨森在经得陆某同意后,将双方请到了调解室进行调解,两位调解员都曾有过道路交通方面的工作经历,调解起来是驾轻就熟。

经过近2个小时的调解,最终陆某同意赔偿龙某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以及两轮摩托车修理费共计106464.83元,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调解成功后,龙某激动地拉着两位调解员的手说到:“感谢两位调解员为我调解,我本来就是进城务工的,医疗费、住院费都是借钱交的,如果走诉讼程序,不晓得会耽误好多时间!”

这也是今年以来道交一体化平台调解成功案件标的额最大案件。数据显示,2022年度,道交一体化平台调解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635件,调解成功率为91.2%,调解成功案件总金额为407.19万元。

九龙坡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唐舒楠介绍:“道交一体化平台调解成功后,会出具《民事裁定书》到立案庭,我们审核无误之后,就会进行司法确认,确保调解具有法律效应,让双方当事人无后顾之忧。”

将矛盾纠纷消弥于萌芽、化解于基层是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关键。在时代浪潮中不断衍生出具有着各类行业特点的“新型纠纷”,为了将这些纠纷一一化解,近年来,九龙坡区法院与区司法局积极配合,在矛盾纠纷易发多发的重点领域专门建立了道路运输、商会、商事纠纷等行业调委会21个,聘用对相关行业法律法规熟悉的人才开展针对性调解。

“目前,我们正在与区人社局、总工会积极协商,成立劳动争议公会调委会,推动劳动争议调解工作深入发展,切实提升职工维权服务保障水平。”九龙坡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