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娱乐 >

陈楚生:做父亲之后,心态变了很多

本文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出道十几年,陈楚生依旧是那个不擅长在台前跟观众互动、能把气氛调节到爆的人。他说,性格本如此,他还是更喜欢待在一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弹吉...

出道十几年,陈楚生依旧是那个不擅长在台前跟观众互动、能把气氛调节到爆的人。他说,性格本如此,他还是更喜欢待在一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弹吉他或是听音乐,这才是他最初做音乐的初衷。

2007年 “快乐男声”全国总冠军出道,在那个舞台上,没有花里胡哨地表演,也没有声泪俱下的拉票,他只是安静地唱歌,安静地听评委点评,然后弯腰致谢、潇洒离场。从海选到层层筛选、晋级再到夺冠,陈楚生一直都是那个最不起眼的选手,但又是最淡定、沉稳、收放自如的。

从那时起,很多人对陈楚生的印象是宁静淡泊、不争不抢、不急不慢。直到现在,过去了十几年,从他眉眼中透出的仍是淡定从容。他说这很大一部分是源自天性,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经历,因为从爆红到爆冷,他都经历过。“我可能比较容易知足。”2014年,陈楚生与相恋13年的女友完婚,进入人生新阶段,如今他已是两个男孩的父亲。

今年年初登上《歌手2019》的舞台,年中发行了新专辑《趋光》,年底筹备新一轮的巡演,陈楚生再度发力,将重心拉回舞台。而五年前组建家庭、为人夫、为人父,人生轨迹的转变,也让他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音乐的色调越来越温暖,为人处世方面越来越能包容,对于自己想要什么也越来越明确。

只是发片的节奏依旧偏慢,因为“有了家庭了以后,可能节奏也不会更快了。”当年做音乐的初心也依然在。他说要唱70年,即便退休了,也还是会带一把吉他去到任何地方静静地弹唱。

对话陈楚生

新作色调更温暖 跟当下生活一致

北京青年报(以下简称北青报):今年发了新专辑,还在筹备演唱会,但之前鲜有消息,是不是把重心放在家庭了?

陈楚生:也不是,其实我上一张专辑是2014年,可能那时候宣传力度没有这么大。那时候自己在做工作室,就会去关注很多的细节,就会非常吃力,除了做唱片内容还要去管宣传、企划。这张相对来讲,就是说有很多专业团队来合作配合,所以整个过程也会轻松。

北青报:新专辑跟过去的作品相比有什么变化?

陈楚生:这一张我个人感觉范围会更开阔一些,因为原来的专辑很多是我和我的音乐伙伴在做,可能有自己比较想做的一种音乐风格,就一直往那个方向去走。那个是属于我在做流行音乐、或者说在做独立音乐的一个过程,有很多时候想要去找到自己的一个音乐属性。其实在接触音乐的这些年里,流行音乐或者独立音乐也好,其实对我来讲,只要是好听的,我就没有去分得太开。这张专辑主要还有就是跟荒井合作,我们通过2014年的合作,可以说他对我有比较深的了解。在做这张专辑的时候,整个过程还挺顺利的。

北青报:新专辑名叫《趋光》,有什么故事吗?

陈楚生:这张专辑整体还是挺正向的,专辑的色调是比较温暖的,我的生活说实在的就是这样。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比较传统,我的人生轨迹也跟普通人一样,到年纪了,该结婚、该生孩子,该怎么样,每个步骤都按部就班,跟很多人一样,这就是我的生活。这张专辑其实整个调性跟我的生活有很大的融合度,就很自然而然的。趋光其实也是万物的一种本能,就像我们生活里该吃饭了,结了婚,有了孩子,小孩子上学。这是我们每一天做的事情。

身份转变影响音乐 更加包容方向明确

北青报:结婚生子以后,身份的转变对你有挺大的影响?

陈楚生:还是会有的。但这个影响可能就是潜移默化的,在不自觉的时候影响到我,思考问题的角度也会发生变化。

比如说专辑里歌曲的歌词我会去考虑,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表达,要跟我现在的状态或者我现在的理解更贴近,以前我可能会用一些比较重的字眼,现在就会换一种方式来表达。

有时候我吃完饭去抽烟,被我儿子发现,他就会在我面前唱我那首歌:他们都说抽烟对身体不是太好。你会发现有些东西,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一些人。当然我觉得也分不同的阶段,过去我觉得跟我的价值观有冲突的时候,可能我的表现会比较强烈。现在遇到同样的事情,可能我会比原来更包容一些,就是包容度要比原来要高。

 北青报:做了父亲是会改变一个人。

陈楚生:对,而且心态好很多,最起码我能够沉下来。原来一直觉得老沉不下来,老漂着。好像出道的这么多年,其实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连轴转,不知道为什么工作,没有方向。有段时间可能认为有方向,但其实那个时候的方向并不是自己思考出来的,现在相对来讲会放轻松,把节奏放慢一点,让自己有时间去思考。

北青报:人生轨迹的变化让你的音乐也发生变化了吗?

陈楚生:我们其实每个阶段都会发生变化,就像我现在有了家庭跟没家庭的时候,我整个人也都发生了变化。我的音乐其实也会随之发生变化,每一个阶段的属性都在变。

陈1_副本.jpg

生性淡泊容易知足 家庭排在第一位

北青报:从出道到现在,很多人对你的印象是淡泊、不争不抢、不急不慢,这种气质是从何而来?

陈楚生: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是天生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跟经历有关。我可能比较容易知足,在某些方面,我觉得在物质上面可能相对来讲,我还是比较容易知足的。当然可能在精神上面,我觉得还是需要更多这方面的东西去补充。

北青报:目前这个阶段对你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陈楚生:在我心里一直家庭是最重要的,因为毕竟现在有两个孩子。其实有时候家庭和工作是相互的。特别是对于创作歌手来讲,你可能在不同阶段,要去感受生活,就是这个阶段的东西可能也不用很刻意,就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我其实这两年会比较多花一点时间来陪伴他们。

北青报:工作和家庭如果不能兼顾的话,还是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庭?

陈楚生:其实我的家人对我的工作也是很理解。也不是说我不在家,这个家就不能正常生活,可能现在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一些应酬,本来我也不擅长这一块,所以干脆能免则免。在工作上把更多的重心放在音乐上面。就是说怎么去做好的音乐出来,所以我在家如果孩子上学,我也都是呆在地下室,去找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或者说去听听别人的东西,来取长补短。

北青报:有压力吗?

陈楚生:不能说没有,你知道现在养个孩子其实很不容易,尤其是两个。当然目前可能不用去担心,最起码我现在比很多人都还好一些。但如果对于长远来讲,要培养一个孩子确实需要付出很多,精力是一回事,而且还要给孩子最好的。

北青报: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的父亲?

陈楚生:我觉得自己很难去评断,我是希望我能够跟我的孩子成为好朋友,希望我们能够一直有共同的话题。其实人和人之间疏远,因为没有共同的话,然后我也希望我能够帮得到他一些什么,或者说在他小时候能够给他一些正确的引导。其实教育有时候第一步是做好自己。

北青报:经常给他们听你的歌?

陈楚生:妈妈会放给他们听,但我不会。他们也会唱其中几首歌,也知道是爸爸写的歌,我儿子特别会夸人,他性格比较外向。

不主动也不排斥 拍戏经历很新鲜

北青报:现在还有影视方面的计划吗?

陈楚生:这块我一直都没有太主动,现在也有人找。但不是每个都适合。所以这一块交给经纪人他们去判断,他们如果说觉得不错的,我不排斥。

北青报:主业还是音乐。

陈楚生:对,术业有专攻。作为一个好艺人,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有天赋的,还是要下很多的苦工。你要做一个职业的艺人还是演员,这有很大的区别,好演员跟好艺人,是两种属性。十八般武艺都会的艺人,可能不是我想做的事情。

北青报:演戏对你来说是怎样的体验?

陈楚生:拍《无问西东》让我真正了解到一个尊重电影的团队,他们怎么样在工作?怎么去拍电影?我之前也拍过一些短片,都是在有限的时间,比如说一天、两天,或者说在压缩的时间里去拍一个东西出来,中间少了很多消化的过程,但是《无问西东》这部电影,我觉得导演真的是非常认真。在各个细节上都想得非常准确。

北青报:当演员的经历会对你的音乐创作有一些影响吗?

陈楚生:因为我没有拍很多部戏,只能说让我感到很新鲜。电影的创作手法更复杂,音乐只不过是在里面的一部分。因为电影配乐里面它有背景的配乐,它也有里面的一些演唱部分。除了这些,还有色彩、人物,就是太复杂。这种不一样的体验,给你带来新的领域,感觉很新鲜很好玩,然后也很敬佩电影人。

发片节奏依旧偏慢 退休了还是做音乐

北青报:一直以来专辑方面不是很高产,现在还是这个节奏吗?

陈楚生:还是,尤其有了家庭了以后,可能节奏也不会更快了,我的节奏就比较偏慢。

北青报:之前办过一场七分之一音乐会,当时还提到说要唱70年。

陈楚生:是。当时很多人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会很感动。我自己也觉得好像我这辈子除了做这件事情能够做得稍微好一点,其他事情好像也没什么天赋。索性首先让自己沉下心来,看能不能做得更好。

北青报:想过以后如果不唱歌,会去做什么吗?

陈楚生:如果哪天不唱歌了,然后看我有多少存款,看我还有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没有,怎么样能让我孩子生活得更好,我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要干坏事。

北青报:想象过自己退休以后的生活吗?

陈楚生: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什么时候能够有机会多到一些演艺的场所去演出,不是说要挣很多钱,是能够让自己一直在舞台上面有一个位置。只有那种现场的磨练,你才会更精进。也许我不想等老了才去做这件事情,也许这两年就去做了。

北青报:退休了还是想唱?

陈楚生:其实也不一定唱吧,我最早接触音乐是因为吉他。我一直在想我能不能成为一个乐手?其实我的性格不是很适合站在台前,面对面跟大家沟通,也不擅长调节气氛,我不是那种性格,我反倒是希望在一个地方去享受跟其他的音乐人在一起做音乐,那是我当时接触音乐的一个最初的动机。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 重庆大叔在街上蹦跶走红:生活再难,也要学会给自己一点甜

    重庆大叔在街上蹦跶走红:生活再难,也要学会给自己一点甜

  • “出生前,我在天上挑妈妈。”你永远不知道孩子有多爱你

    “出生前,我在天上挑妈妈。”你永远不知道孩子有多爱你

    记得《龙猫》里的一幕,让我特别感动。本来说好从医院回家过周末的妈妈,因为感冒不能回来了。4岁的小梅不能接受直嚷着要妈妈,懂事的姐姐

  • 我敢打赌,你们的微信家庭群名都长这样!哈哈哈哈

    我敢打赌,你们的微信家庭群名都长这样!哈哈哈哈

    本文为重庆青年报原创,转载授权请至后台获取作者:二木 ID:cqyouth现在每家都有自己的微信群没事的时候一家人多多交流有事儿的时候方便

  • 婚姻的第几年最难?看看你们到哪个阶段了

    婚姻的第几年最难?看看你们到哪个阶段了

    婚姻,是我们大多数人一生的课题,总结起来,不过是一粥一饭,四季三餐。但往往相爱容易,相处难。婚姻大抵都会经过这样的模式:刚结婚你侬

  • 别人家的男朋友都是这样剥东西的?看完我酸了……

    别人家的男朋友都是这样剥东西的?看完我酸了……

    据说,有男朋友之后就是一起吃什么都不用自己剥对于一些人而言男朋友就是用来剥东西的有一段时间愿不愿意给女朋友剥虾甚至变成了检验男友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