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 >

二战时为纳粹翻译 95岁的他面临被加拿大驱逐出境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月16日电 综合报道,因曾在二战期间曾为纳粹翻译,加拿大95岁老人奥伯兰德为保国籍

  中新网5月16日电 综合报道,因曾在二战期间曾为纳粹翻译,加拿大95岁老人奥伯兰德为保国籍上诉20余年。近日,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再次判其败诉,并驳回其上诉申请,奥伯兰德面临被驱逐出境。加拿大政府认为,虽没有奥伯兰德当时参与屠杀的直接证据,但他曾加入纳粹行刑队,这本身就构成犯罪。

  事实上,多年来,国际社会从未停止对纳粹战犯的追踪,许多未直接杀人的“小人物”,亦被判刑,引发对“有罪”与“无辜”之间界限的思考。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4月26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参观了二战纳粹集中营,此活动为纪念集中营解放70周年的一部分。

  【上诉20余载 难逃被驱逐命运

  据悉,奥伯兰德出生于乌克兰,夫妻二人最初于1954年来到加拿大,在入籍申请时隐瞒了曾为纳粹翻译的经历,于1960年成功入籍,并在当地成为了一名土地开发商。

  然而,数十年后,真相败露。原来,奥伯兰德曾在二战期间担任纳粹行刑队EK 10a的翻译,虽然他坚称自己是17岁时“被迫加入”EK 10a,且没有证据表明他参与了任何暴行,但史料显示,奥伯兰德至少为EK 10a服务了一年半,该组织当年残暴屠杀了近10万人。

  1995年,加拿大政府决定撤销其国籍,奥伯兰德不断上诉,开始了所谓“国籍保卫战”。2000年,加拿大联邦上诉法院判定称其隐瞒了二战经历,一开始就不该获得国籍。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1月12日,匈牙利布达佩斯,89岁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Erzsebet Brodt拿着家人的照片。

  后来,加拿大政府分别在2001年、2007年、2012年和2017年做出撤销其国籍的决定,奥伯兰德持续上诉。最终在2019年4月24日,法院决定维持原有裁决,并在随后驳回了奥伯兰德的上诉请求。

  其24年的上诉之路,随之宣告终结。

  法院判决结束后,自1995年起就一直追踪此案的加拿大犹太人大会前CEO、人权倡导者法伯称,加拿大政府下一步就是要将奥伯兰德驱逐出境,他说,“想想纳粹受害者的悲惨经历,他们可没活到95岁。”

  【协助纳粹即构成犯罪?

  1995年,加拿大政府决定撤销奥伯兰德国籍时,曾表示加入过纳粹行刑队本身就构成犯罪,已足够将他归入“战争罪犯”。

  法伯曾表示,“翻译是纳粹死人机器上不可缺少的齿轮。”他们在纳粹进行屠杀时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帮助。

  事实上,多年来,世界各国对二战纳粹分子的追捕从未停息,2013年7月23日,国际人权组织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发起了一项引人注目的运动:悬赏追查二战纳粹战犯。

  2014年时,奥伯兰德的名字,就出现在了西蒙⋅维森塔尔中心的通缉名单上。

  该组织表示,“纳粹行刑队EK 10a谋杀婴儿、儿童、妇女、男子以及所有被纳粹定义为身体或精神软弱无能的人群。像奥伯兰德这样的‘杀人犯’,必须受到惩罚。”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7月15日,德国吕内堡,前党卫军成员、现年93岁的奥斯卡⋅格勒宁接受法庭审批。

  【追查纳粹战犯 如何区分“有罪”与“无辜”?】

  近年来,曾在二战时站在纳粹一边,但据称未直接参与杀人的“小角色”在德国被判刑,包括监狱看守、会计、厨房帮厨等。

  ——2011年,前纳粹集中营看守德米扬纽克因协助杀人罪,被德国法院判刑5年。而在此之前,在德国只有证据确凿,能证明被告犯杀人罪才会被量刑。

  ——2015年,德国一名自称“从未杀过人,只提供了帮助的”前纳粹分子,时年93岁的老人奥斯卡,被送上法庭并判刑4年。他曾在1942年至1944年作为德国党卫军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执勤,主要任务是管理囚徒们的钱币、首饰等有价值物品,被称为“奥斯威辛的会计”。

  但一名检察官指出,奥斯卡曾帮忙清理遇害者的行李,掩盖屠杀痕迹。他清楚这些不能服苦役的在押犹太人的命运——被送到毒气室杀死。

  一名判决纳粹战犯的法官表示,只要参与就有罪,就要受到制裁。因为由于这些人的参与,希特勒的“死亡机器”才得以运转。因此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是否杀害过什么人,只要在集中营工作过,就可治罪。

  德国《明镜》周刊认为,奥斯卡案让人们重新思考“个体在集体罪行中应承担的责任”。更重要的是,该案引发了广泛思考:在涉及审判“下级”纳粹人员时,究竟该如何在“无辜”和“有罪”之间,划出界限?(完)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 你能控制情绪,才能控制人生

    你能控制情绪,才能控制人生

  • 不吃晚饭的好处,只有这一个

    不吃晚饭的好处,只有这一个

    省 钱很多人说不吃早饭就是慢性自杀,不吃午饭会饿得发慌,但是到了晚饭,就变成了饿一饿有益健康,甚至还有人总结了不吃晚饭的 N 大好

  • 一个深圳流水线女工的10年:​工资翻了40倍,我还不认命!

    一个深圳流水线女工的10年:​工资翻了40倍,我还不认命!

    2009年,19岁的孙玲和朋友一起,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绿皮火车。经过14个小时的疲倦车程,她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工厂车间,流水线上的一名女

  • “国航监督员”事件:多少人毁在了“宽于律己,严以待人”

    “国航监督员”事件:多少人毁在了“宽于律己,严以待人”

    这两天,一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牛宇虹女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火遍全网。江湖人称:何人牛宇虹,制霸海陆空的那种。7月13日,一位编

  • 我在同学群,已经两年没说话了

    我在同学群,已经两年没说话了

    这辈子最尴尬的一顿饭一位读者和我讲了一件很尴尬的事。前段时间,有人把他拉进了小学同学群,群里的人都很热情,向他介绍自己是谁谁谁。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