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独家 >

日本如何曲解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

本文来源:重庆青年报

7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评论抨击日本右翼势力长期以来仇视《波茨坦公告》。


7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评论抨击日本右翼势力长期以来仇视《波茨坦公告》。但仇视并不能推翻《波茨坦公告》,日本政府在任何场合都不敢否认这部具有国际约束力的公告。

日本舆论之所以冷却《波茨坦公告》第八条,是因日本官方认为该条款“对钓鱼岛问题不具有约束力”。事实真如此?本期,我们便来参看日本官方在该项条款解读上的“神逻辑”。

神逻辑1:

“钓鱼岛无关甲午”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内容为“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要谈该条款应先谈《开罗宣言》。该宣言规定:“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中国东北、台湾、澎湖群岛等,归中国。”

但1972年3月,日本政府发表《对尖阁诸岛(钓鱼岛)问题的基本见解》,狡辩钓鱼岛不是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据此,日本官方自认为《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对钓鱼岛问题毫无约束力。

“不说别的,《日本史料公文秘别》中便有关于窃取钓鱼岛的记录,足以证明其与甲午中日战争有关。”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甲午中日战争期间,日本内阁大臣野村靖与外务大臣陆奥宗光间,就窃夺钓鱼岛有多次书信往来。“外务大臣子爵陆奥宗光钧鉴:为在久场岛、钓鱼岛竖立管辖标桩事……特此先行协商,敬希核夺。内务大臣子爵野村靖,明治27年(1894年)12月27日。”

日本横滨国立大学教授村田忠禧也认为,日本在甲午中日战争取胜后,不仅夺取了台湾和澎湖等岛,也夺得了钓鱼岛等附属岛屿。

钓鱼岛问题,肯定与中日甲午战争有关。因此,《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对此具有约束力。


神逻辑2:

“公告并未解释小岛问题”

其实只要推翻日本政府所辩称的“钓鱼岛与甲午战争无关”,便可以将《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加诸日本。但为了明辨日方的神逻辑,还是再对其第二理由的主张做简单阐释。

日本认为《波茨坦公告》本身,并未就第八条提到的“其他小岛”作出清晰定义。而对这一词汇的详尽解释,最为接近的应参照1946年1月29日所施行的《联合国盟军最高司令部(GHQ)训令第677号》SCAPIN-677)。

二战后,GHQ为了有效控制日本,从政治和行政上分离了日本若干周边区域,而SCAPIN-677正是对这一管理的详细规定和解读。在这一备忘录中,将日本定义为:“由日本的四个本岛(北海道、本州、九州、四国)和约1000个较小的邻接岛屿所组成。”而包括在1000个较小邻接岛屿的有马岛及北纬30度以北的琉球(南西)岛屿。

同样,在训令中也对“不属于”日本的岛屿进行了详细划分。“①郁陵岛、利扬库尔岩(独岛;竹岛)、济州岛。②北纬30度以南的琉球(南西)诸岛(包括口之岛)、伊豆、南方、小笠原及火山(硫磺)群岛和包括大东诸岛、中鸟岛、南鸟岛、中之鸟岛的其他所有外部太平洋诸岛。③千岛列岛、齿舞群岛(包括小晶、勇留、秋勇留、志癸、多乐岛等)、色丹岛等小岛屿均不属于日本”。

但在该训令的第6条却提及:“本备忘录中的条款,不符合对《波茨坦公告》第八条提及的‘小岛屿’相关最终决定的联合国解释。”

因此,日本以此备忘录为依据认定“既然GHQ都没能对‘小岛问题’作出定义,那么关于小岛问题就应该参照《旧金山和约》第三条北纬29度以南之南西诸岛(含琉球群岛与大东群岛)。”且不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从未承认过《旧金山和约》,单看和约内容本身在第二条中也规定“日本放弃对台湾、澎湖的所有权利、权利根据与请求权。”钓鱼岛自然包括在台湾当中。


神逻辑3:

“无主地不属归还地”

第三,日本官方一直强调钓鱼岛是“无主地”,根据国际法有所谓“先占主权”。这一权利,并不受《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约束。

但日本所谓“无主地”的依据是1895年1月14日的日本内阁会议公文记述:“关于位于冲绳县八重山群岛之西北被称为久场岛、鱼钓岛之无人岛……”这一记述轻易就可以被1885年9月22日冲绳县令西村舍三递交的《关于对久米赤岛及另外两岛调查情况的呈文》攻破。在这份更早的官方文件中写到:“该岛与前时呈报之大东岛地势不同,恐无疑系与中山传信录记载之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等属同一岛屿。若属同一地方,则显然不仅也已为清国册封原中山王使船所悉。”

对此,专注公文研究的日本东北大学赵英军博士表示,日本公文自相矛盾之处,正说明日本官方说法无法立足的窘境。

文/重庆青年报记者 王静爽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