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独家 >

用“伤害”实现自我——中国酒桌文化总结

本文来源:重庆青年报

美国人类学协会会员、山东大学讲师布莱恩·哈蒙以自己在泸州的“赴宴”经历,谈起了中国人的酒桌文化。

泸州的酒桌经历让人惊讶

深夜,在四川泸州的一个简陋的餐馆里,作者体验到了中国人的酒桌文化。在场的有杨姓银行司机、罗姓银行工作人员,以及作者三人。尽管杨姓司机地位相对低,但他却以其惊人的酒量、“咄咄逼人”的喝酒风格征服了其他两人。杨不停地宣告着他们三人的友谊,在看到作者没有动筷时就会说,“如果您不吃,我也不吃了”。为了让罗姓工作人员所喝酒量与自己相当,杨与之争论了整整五分钟。喝酒结束以后,杨紧握着作者的手,“手都差点被捏碎了”。

杨不停地观察着客人们的一言一行,用一种近乎“强迫”的方式让大家放弃个人的“舒适”以建立起相互之间的感情联系。而客人任何“拒绝”的行为,在他看来,都是对他的伤害。在饭桌上,杨感觉到作者在观察他,而罗一副“超然”的态度,就直接来了一句:“你们是在等美女吗?”

因为含蓄和沉默而不受欢迎

在2005年的中间几个月,作者过的都是这样的日子。一群男性频繁地通过吃喝来表达着他们对作者的欢迎。但是由于对四川方言的不了解,加上谨慎的性格,作者称自己始终难以成为他们的“哥们”,因为他一直“放不开”。

随着中国走向现代化,这样的“宴会”非常普遍。酒桌文化简单来说,就是邀请别人来吃吃喝喝,通过展现主人的慷慨和关系的和谐来作为人际关系的基础。作者认为,“酒桌”既是形成和保持人际关系的社会活动,也是一种社交模式和状态,用于权力关系的谈判和其他社会化过程的增强。

作者称,关系里面充满了恭维、戏谑等技巧,以及学会自然地表达情感的方式。话题的选择、节奏的掌握对于情感的拉拢和调动参与者(调动气氛)本身都有很大的作用。这些都是酒桌上必备技能,这些都超越了酒桌饭局本身。酒桌上“好玩”的争斗、戏剧性的自我牺牲,以及以自身为道德模范,羞辱对方,要求对方和自己的行为相匹配,这些行为都能有效地增强自我的社力量,来实现自我的个人化。

用失去自我来实现个人化

中国的酒桌文化是这样的逻辑:因为你很优秀,我通过伤害自己的身体来实现道德情感,而你也必须跟着我这样做。仿佛我的行为受限于你,而你的行为也应该受限于我。作者称,这些“演员”就是这样增加着他们的社会权力,积累他们的社会资本。

这种通过牺牲自我的方式来实现个人化在中国关系领域非常普遍。那些酒局的擅长者称,他们在酒桌上开各种玩笑,用各种方式活跃气氛,就是为了让对方欣赏自己。具体地说,努力扮演主人的角色,密切关注别人的需求,努力让别人感觉自己受欢迎。

只是这样一种通过自己充当道德模范,来要求别人必须喝的“个人化”模式,多少带有一种狭隘的自我本位。这也让作者很是吃不消。他说,在酒桌上当有人要过来点烟时,他会用猛摇头来夸大自己的醉态。只是对方并不会买账,还会批评他说“我们已经给你留余地了”,“你不能演戏”。

来源:Thecrisscrossedagencyofatoast:Personhood,inpiduationandde-inpiduationinLuzhou,China,2014年。(本文有删减)

文/重庆青年报记者 王莉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