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独家 >

93岁中国氢弹之父于敏逝世,这才是最应该被追捧的偶像

本文来源:登独小编

1月16日,我国氢弹之父于敏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作为我国国防科技事业改革发展的重要推动者、改革先锋,他曾28年隐姓埋名,奋斗在氢弹研

1月16日,我国氢弹之父于敏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

作为我国国防科技事业改革发展的重要推动者、改革先锋,他曾28年隐姓埋名,奋斗在氢弹研究工作的一线。

他与合作者提出的原子核相干结构模型,填补了我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

他说,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没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人生足矣!

 

于敏

 

研究氢弹不太符合我的兴趣

但爱国主义压过兴趣

 

1926年8月出生于天津的于敏,少年时代,是在沦陷区天津度过的,只有屈辱生活的惨痛印象。

 

民族忧患的意识,使他在青少年时代就立下了学科学、爱科学,从事科学研究,报效祖国,振兴中华的志向。

 

他在天津耀华中学念高中时,就以门门功课第一的成绩闻名全校。

 

1944年,于敏考进了北大工学院机电系。

 

1946年,出于对理论研究的热爱,于敏转到理学院物理系,并将自己的专业方向定为理论物理。

 

他在理论物理方面的天赋很快展现出来,并以惊人的记忆力和领悟力赢得教授们的欣赏。1951年于敏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不久,他被慧眼识才的钱三强、彭桓武调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25岁的于敏开始了他的科研生涯。

 

 

当时他对基础科学研究满怀兴趣,怀着希望,在科研的道路上,准备大展拳脚,干出一番名堂。这时,一个无法拒绝的选择决定了他的一生。

 

据于敏回忆,1961年1月份,钱三强先生把他叫到办公室,非常严肃且秘密地告诉他,希望他参加氢弹理论的预先研究。“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事情。”

 

自己性格内向,喜欢宁静,从大学开始就喜欢基础科学研究,对应用研究不太感兴趣。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去从事诸如研制氢弹这样一类大系统科学工程的工作。

 

但时代的使命,社会发展的需要往往决定一个人的人生道路和命运。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西方反华势力的战争威胁依旧存在。

 

如果没有自己的核力量,一个刚刚站起来的贫弱大国,根本不可能真正地独立,巍然屹立在世界之林。

 

正像毛主席说的:“中国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欺侮,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我国当时正处于遭受天灾人祸,苏联撤走专家,国民经济非常困难的时期,中央仍下决心要坚持搞原子弹和氢弹。

 

 

“钱三强先生在这个时候找我,要我参加研究,我深知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于是,他接受了这项沉重的使命,全力以赴投入其中。一干就是40年,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我国的核武器研制事业。

 

 

默默无闻地投身其中

不断攻克难关

 

当时,国内没人懂原子核理论,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

 

虽然没有出国学习,但他依然靠自己的钻研和学习以及过人的天赋,很快就对原子核物理有了深入的了解,并站在了国际前沿。

 

1955年,以朝永振一郎(后因量子力学研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为团长的日本原子核物理和场论方面的代表团访华,对于敏的才华和研究成果大为惊叹。回日本后发表文章,称于敏为中国的“国产土专家一号”。

 

 

60年代初是我国集中力量突破原子弹的关键时期。

 

当时第二机械工业部部长刘杰、副部长钱三强想,氢弹比原子弹在科学技术上要复杂得多,突破原子弹以后,氢弹要快上,就要早做准备,早做预先研究。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高瞻远瞩的想法。

 

但是,当时研制核武器的大本营二机部研究院,正在全力以赴地突破原子弹。为了不分散研究院的精力,他们就把氢弹的预先研究安排在原子能研究所。

 

1960年12月,钱三强先生首先组织黄祖洽、何祚庥带领一批年轻人成立了一个小组,为了保密,代号叫“中子物理研究小组”,开展氢弹的基础研究。

 

一个月以后,于敏正式参加了这个小组的工作。

 

国际上,真正意义上的战略核武器都是指氢弹。从理论到技术,氢弹都要比原子弹复杂得多。

 

 

1961年1月,34岁的于敏,正带领他的原子核理论研究小组,处在重大成果突破的关键时刻。为了加快氢弹的突破,于敏被国家选派参加氢弹理论的预先研究。

 

 

曾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研制氢弹的过程中,于敏曾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1969年初,因奔波于北京和大西南之间,也由于沉重的精神压力和过度的劳累,他的胃病日益加重。

 

 

在首次地下核试验和大型空爆热试验时,他身体虚弱,走路都很困难,上台阶要用手帮着抬腿才能慢慢地上去。

 

热试验前,当于敏被同事们拉着到小山冈上看火球时,已是头冒冷汗,脸色苍白,气喘吁吁。

 

大家见他这样,赶紧让他就地躺下,给他喂水。过了很长时间,在同事们的看护下,他才慢慢地恢复过来。

 

由于操劳过度和心力交瘁,于敏在工作现场几至休克。

 

photo/纪录片《大家》

 

直到1971年10月,考虑到于敏的贡献和身体状况,才特许已转移到西南山区备战的妻子孙玉芹回京照顾。

 

一天深夜,于敏感到身体很难受,就喊醒了妻子。妻子见他气喘,赶紧扶他起来。

 

不料于敏突然休克过去,经医生抢救方转危为安。

 

出院后,于敏顾不上身体未完全康复,又奔赴西北。

 

由于连年都处在极度疲劳之中,1973年于敏在返回北京的列车上开始便血,回到北京后被立即送进医院检查。

 

在急诊室输液时,于敏又一次休克在病床上.....

 

可以说,为了将中国氢弹研制成功,于敏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氢弹原理重大突破

 

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在经历了我国核武器研究史上著名的“百日会战”之后,于敏带领的科研队伍,终于实现了氢弹原理的重大突破。

 

氢弹爆炸的日子在科学家快马加鞭的工作下被一再提前。

 

1966年12月28日,中国进行了氢弹的原理试验,不过,只对外宣称“我国又成功进行了一次新的核试验。”

 

因为当时测试的数据和于敏的理论估计不太一样。但他确信,自己关于氢弹的理论是完全正确的。

 

1967年6月17日我国又进行了全威力氢弹的空投爆炸试验,数据是理论计算完全一致。

 

那一天他胸有成竹,没有在现场,在北京守候在电话旁,晚上睡得格外安稳。

 

 

当时对氢弹和原子弹的问题,所有参与者都知道它的绝密性,直到第一颗氢弹爆炸20年后的1987年,这些秘密才逐渐揭开面纱。

 

就连他的夫人孙玉芹也是多年后才知道,“没想到老于是搞这么高级的秘密工作”。

 

20世纪90年代初于敏与夫人孙玉芹(资料图)

 

30年来,他的妻子不知道他在做什么;30年来,他在她的记忆中是失声的,但她一直相伴左右。

 

89岁的于敏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她却已因病离世。

 

photo/纪录片《大家》

 

他经常看到遗迹遗物、睹物思人,因为他觉得亏欠她太多。

 

面对荣誉和镜头,他说:“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说罢,久久一言不发。

 

越过山丘,却发现无人等候,唯有沉默。

 

这时候,这些"躲在背后”默默奉献的人才开始慢慢的进入人们的视野。

 

从突破原子弹到突破氢弹,美国用了7年零3个月,前苏联用了6年零3个月,英国用了4年零7个月,法国用了8年零6个月,我国仅用了2年零8个月,成为世界上研制出氢弹速度最快的国家。

 

1999年9月18日,他被中央军委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在2018年召开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授予于敏等100名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

 

但所有的荣誉都无法完整的衡量他为我国国防科技的发展所做的贡献,是他让我们在面对外国干涉时,有了平等对话的身份和底气。

 

 

核武器研发的“和平主义”者

 

尽管一生都奉献在核物理研究事业上,可于敏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我当然不愿意打仗,我打心眼里赞成核武器最好都彻底销毁、完全禁止。可是,在50年代,核大国几次威胁要使用核武器来打我们,你要想不受人家欺负的话,就不能没有核武器。”

 

于敏说,我国的核武器是属于战略防御性质,完全是为了自卫,因此,技术路线也和国外不同。

 

 

我国核武器是用先进技术打破核垄断,并不追求核武器的多样化。是威慑力量,主要防备他国干预我国内政。

 

“我想,核武器最终会被销毁。”于敏坚信,当全球战略多极化,霸权主义没有实战余地的时候,和平与发展将真正成为现实。

 

 

爱国、爱历史、爱诗词的“于老爷子”

 

“学术如山,性情如水。”于敏热爱科学研究,但不仅仅局限于此。

 

学术上有着常人难以达到的成果的老先生,其实性格并不古板。平易近人的于敏私下里被同事和晚辈们亲切地称为“老于”、“于老爷子”。

 

单位里的晚辈们很喜欢向他请教,他从来都是悉心指导。从来不会苛责说,“怎么连这个都不懂”。

 

有时候,为了给后辈演示得更清楚,在病床上的他,一个推导过程就能写好几页。

 

他爱开玩笑,有时候说自己“硬件老化了,软件也过期了”,可在学生眼里,他“脑子永远只有20多岁。”简直是完美的代名词。

 

“锲而不舍”、“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透过现象看本质”、“基础理论与实际应用相结合”、“学识广博”、“勇于创新”是学生们对他最大的评价。

 

 

而他最大的特点就是爱国,学生说“这一点从他的话里话外到处都能感受到”。

 

于敏平时除了做物理研究,他也爱好广泛,喜欢中国历史、古典文学和京剧。

 

喜欢读《资治通鉴》、《史记》、《汉书》、《三国志》、《三国演义》、《红楼梦》等等,平时也喜欢看看京剧。

 

平时工作繁忙,休息时间一天只有6个小时左右。有30多年,于敏每次都是靠古诗词入眠的。

 

 

儿子于辛说,父亲最崇拜的历史人物就是诸葛亮和岳飞。诸葛亮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是他的座右铭。也从小就教育子女“只有淡泊名利、潜心做事,才能有所成”。

 

而父亲教会他心爱的孙子的第一首诗,就是岳飞的《满江红》。

 

于敏先生的爱国情是印在骨子里的,虽然默默无闻,却使出全部洪荒之力来为他最热爱的祖国献出宏谋。

 

他为中国穿上了坚实的防御铠甲,让我们能在和平的环境中见证着不断发展壮大的祖国。

 

他和那一群隐姓埋名的工作伙伴们,当之无愧是我们的巨星,他们的名字应当被铭记。

 

图片来源:纪录片《大家》、光明日报、人民日报、新浪微博、网络、

参考资料

[1]《2014最高奖于敏:氢弹研制“首功”“隐身”三十年》人民网 .2015.1.09

[2]《我国氢弹之父于敏去世,享年93岁》澎湃新闻.2019.1.16.

[3]《首颗氢弹爆炸——1967年中国首颗氢弹爆炸:大胆采用轰炸机空投》2009.08.23

[4]《艰辛的岁月,时代的使命》作者:于敏, 1998.08

[5]《“中国氢弹之父”于敏:愿将一生献宏谋》2019.1.16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 亲历夺命12小时:走过鬼门关才知道,不舒服永远别硬抗!

    亲历夺命12小时:走过鬼门关才知道,不舒服永远别硬抗!

  • 各大景点开启“看人海模式”:世界这么大,我好想回家!

    各大景点开启“看人海模式”:世界这么大,我好想回家!

    五一长假第一天安徽阜阳市民张先生在高速上走了3小时还没走出100公里视线范围内全是车称自己已经不想出去了世界这么大,我好想回家 的确,

  • 原来4.30是国际不打小孩日:我第一时间就转给妈妈看了

    原来4.30是国际不打小孩日:我第一时间就转给妈妈看了

    本文为重庆青年报原创,转载授权请至后台获取作者:二木ID:cqyouth你知道么,今天是国际不打小孩日,不过这个节日1998年才设立,怪不得青

  • 什么都舍不得扔,是一种病

    什么都舍不得扔,是一种病

    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尽生活的骨髓,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用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这

  • 医生最想辟谣的7个喝水谣言,每一个都颠覆三观

    医生最想辟谣的7个喝水谣言,每一个都颠覆三观

    隔壁姐妹网易公开课的文章 ID:open163早上起床,得立马拿起床头的杯子喝一杯水。上班的路上,在便利店挑选一瓶富氧水,开始元气满满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