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 >

一位荷赛奖获得者眼中的西湖树:我拍的是老朋友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一位荷赛奖获得者眼中的西湖树:我拍的是老朋友

    傅拥军拍摄的西湖边的柳树。 傅拥军 摄

  中新网杭州5月14日电 题:一位荷赛奖获得者眼中的西湖树:我拍的是老朋友

  作者 童笑雨

  “西湖边的每棵树,我都当人一样对待,是老朋友。在很多人的镜头里,它是风景。但我认为,它是有情感的,我拍的是它的肖像。”这是荷赛奖获得者傅拥军眼中的西湖树。

  此前,“浙江杭州西湖边7棵柳树被移走换成月季”一事,引发网友热议。目前,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已在该路段连夜补种了7棵柳树,并对大家表示歉意。

马立群拍摄于柳浪闻莺公园内的柳树。 马立群 摄

马立群拍摄于柳浪闻莺公园内的柳树。 马立群 摄

  13日晚,原先颇受网友关注的柳浪闻莺入口处柳树与原貌差异较大一事,也迎来“圆满”结局:与原栽柳树品相接近的40棵柳树开始栽种,并于14日上午之前更换到位。

  5月14日,看到杭州西湖柳树移栽后续,傅拥军没有太多的欣喜。对他来说,之前拍的“老朋友”已经不在了。但他的日程上又多了一项计划:去拍补种在西湖断桥边的7棵柳树。

  西湖边的树,傅拥军和它们打了近20年的交道。他也因拍树而出名。2009年,他凭借作品《西湖之畔的树》获荷赛奖。

  为什么要拍树?他表示,自己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位外国摄影师于1978年拍的西湖边的一棵树。“我很好奇,就去做调查,想看看这棵树还在不在,但是很遗憾,没有找到。”

  那个时候开始,傅拥军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我在西湖边拍过很多树,要是以后也有人来找我拍的那棵树,我觉得蛮有意思的。

  后来,他每次路过西湖断桥,都会给第十棵桃树拍张照。就这样,傅拥军一拍就是三年,拍了一千多张。照片里有这棵树的春夏秋冬、花开花落,也有这棵树下各种各样的人。

  因为这棵树,他获得了荷赛奖。事实上,除了桃树,傅拥军还拍过很多西湖边的树。“你只要给我发一张照片,我基本就能知道它长在什么位置。”

西湖新栽的柳树。 王刚 摄

西湖新栽的柳树。 王刚 摄

  这句话并非大言不惭。如今在他的电脑中,就保存着上万张树的照片,其中自然包括断桥边被移栽的7棵柳树。

  5月11日,在“断桥垂柳”被换成“断桥月季”时,傅拥军就在自媒体平台上发了动态:三月拍的,明天去看看还在不在,配图是靠近湖边的两棵柳树。没过一个小时,他又上传了四张柳树照片,写着:紧靠断桥的两棵柳树。翻了一下手机,便找到多张。

  事实上,在傅拥军拍西湖树的那么多年里,回西湖边找树,已成为“常态”。有次,他经常拍的那棵桃树不在了,他觉得自己“像失恋一样,很难过”。

2020年春西湖断桥边的柳树。 马立群 摄

2020年春西湖断桥边的柳树。 马立群 摄

  在他看来,每棵树都是平等的,都是有生命的。给一棵树拍的照片,就像是为他们拍的肖像。在他的描述中,有些树歪得很可爱,有些长得很高,但对游客而言,这些树可能都是一个模样。

  傅拥军曾为两棵隔着躺椅的柳树起名为“夫妻树”。他说,当两棵树长在一起的时候,它们会越长越像,就像夫妻一样。

  事实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但傅拥军深信,西湖边的一草一木,都是有情感的。他说,像对待人一样对待西湖边的每一棵树,可能很少有人能做到。但至少可以对它们友好一点。(完)

【编辑:陈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