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 >

杭州临安乡村“龙门秘境”体验记:从卖风光到卖生活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杭州临安乡村“龙门秘境”体验记:从卖风光到卖生活

    杭州临安“龙门秘境”村落景区。 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提供

  中新网杭州7月2日电 题:杭州临安乡村“龙门秘境”体验记:从卖风光到卖生活

  记者 童笑雨

  乡村旅游有多少种“打开方式”?在很多人眼里,无非是看看田园景,吃顿农家饭,买点土特产,住次民宿,仅此而已,很少会再来第二次。但在杭州“龙门秘境”,这一游玩“套路”被打破。当回头客,是记者体验后最深刻的感受。

  日前,临安“天目村落”品牌推广暨长三角乡村运营论坛在浙江杭州举行。作为临安乡村运营“模范生”,“龙门秘境”村落景区成为与会专家考察与打卡点。

“龙门秘境”村落景区露营基地。 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提供

“龙门秘境”村落景区露营基地。 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提供

  “龙门秘境”村落景区由石门村、龙上村、大山村三个行政村组合而成。海拔从200米到1170米不等,全部分布在10余公里弯弯曲曲的公路段上。

  从驶入盘山公路那一刻起,目之所及便是绿色,它们是竹海、梯田和果园。往山下望去,是潺潺的溪流,有“山之麓,河之曲,一湾秀色盘虚谷”之感。

  车辆在“龙门秘境”第一站石门村停下。这是个始建于南宋的古村落,老街上仍留存着旧时“前店后坊”的店铺遗址。刚下车,就看到多辆大巴在游客中心门口停下。游客下车、参观,原本静谧的老街一下子变得熙熙攘攘起来。

“龙门秘境”的石门老街。 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提供

“龙门秘境”的石门老街。 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提供

  江南不乏古镇、古村,为何要到石门村旅游?一位游客大爷的答案是“好玩”。怎么好玩?用“龙门秘境”运营商娄敏的话来说,即将乡村旅游模式从卖风光转变为卖生活。

  入驻乡村之初,她就根据这三个村的自然禀赋确定了定位:石门村探古之旅、龙上村畅玩之旅和大山村康养、研学之旅。

  记者发现,这三个村庄距离非常近,开车四五分钟即可到达。它们是独立的村庄,也是一个旅游集群。走进秘境,孩子们能嬉水、研学、亲近自然;年轻人可攀岩、玩水、畅享啤酒音乐;老年人能康养、休闲、享受绿色健康生活。

  没人能想到,在还未运营前,这是个旅游资源荒废、无人问津的村庄。

“龙门秘境”小木屋。 杜焕祺 摄

“龙门秘境”小木屋。 杜焕祺 摄

  在龙上村,溪水川流不息,一座美丽的龙鳞坝横跨其上。坝上,有家长带着孩子拿起水枪,展开了一场玩水大战,也有年轻人摆出各类姿势,打卡留念。

  遗憾的是,因时间不凑巧,记者未能赶上当地的菊花文化节、秘酱文化节等活动,不能体验当地民俗文化。但这一遗憾,很快就被乡村的夜所弥补。

  夜宿山乡,许多人的体验是幽静而清新,不出门也能听取虫鸣蛙声一片。但农村的夜晚,好像是凝固的,好像除了在房间聊天、看书,就没有更多的娱乐项目。

  但在“龙门秘境”,还有“仲夏夜之梦”可以“打卡”。草坪上,啤酒屋灯火通明,烧烤架旁音乐为伴。这是娄敏在城市之外,为游客打造的夜生活。溯溪而行,还能嬉水纳凉。娄敏说,过几天,“龙门秘境”还将放飞数万只萤火虫。

  住宿,是在依山而建的小木屋。小木屋掩映在幽静山林,在夜幕中远远望去,明黄的灯光,三角形的屋顶,架空的建筑,好似日本动画导演宫崎骏作品中的场景。小木屋中的早晨,是被窗外的鸟鸣声唤醒的。清晨步行至大山村观日出,远眺云海,更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下山时遇上几条村里的狗。有的趴在村民门口,看到人只是懒洋洋地抬起头;有的摇着尾巴迎面而上,在脚边转圈。一位大爷从一旁经过,笑着说,游客多了,狗也不叫了。

“龙门秘境”龙鳞坝。 杜焕祺 摄

“龙门秘境”龙鳞坝。 杜焕祺 摄

  “龙门秘境”的游客多到什么程度?一组数据可以说明:2021年国庆黄金周,“龙门秘境”一天接待游客最高达2万人次。

  娄敏说,旺季时,停车场“车满为患”,自驾车绵延几公里,戏水区游客排长队,农家乐、民宿和森林小木屋更是一房难求。如今小木屋的“档期”也被排到了8月以后。

  今年因疫情影响,游客少了,但她对乡村旅游市场的信心并未消失,趁着这段时间“韬光养晦”,对旅游产品改造升级。

  针对当下的健身热,她推出康养操;电视剧《梦华录》热播带火传统文化,村里的点茶、香道体验也随之展开;夏天来临,一边泡温泉一边看星星、做spa,或者在星空下露营,都将成为“龙门秘境”这个夏季的主打产品。

“龙门秘境”特色产品。 单倩霞 摄

“龙门秘境”特色产品。 单倩霞 摄

  娄敏说,乡村不仅是用来旅游的,也可以是用来工作的。“龙门秘境”就是这个打造目标:老百姓都住景区里,游客就像住家里。

  “过几天放飞萤火虫了,你们再过来玩。”送至村口,娄敏热情邀约。“下次来,下下次还来。”记者说。(完)

【编辑:朱延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