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 >

焦点访谈:“双减”一年看变化

本文来源:央视网 阅读:36268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这个月,中小学生们迎来了“双减”政策实施一年后的新学期。“双减”指的是去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一年来,从学生到老师、从家庭到社会,“双减”都产生着显而易见的影响。这一年来,各地中小学在课程设计和作业上有哪些调整?教学质量有没有提升?校外培训机构有没有规范化?

  在重庆市的珊瑚中学,九年级开学的第一节数学课是暑假作业展示。对于孩子们来说,今年暑假,作业量明显减少,大量刷题没了,题目也更新。比如数学作业就有一个题目,是让同学们以小组为单位,在社会热点中找到生活中的数学应用。

  暑假中,重庆经历了数天的高温。据此,这个小组多方调研后,提出了用电量增大带来的阶梯电费问题。

  问题引发了全班同学的极大兴趣。如何运用数学知识更好地节能减排,大家展开热烈讨论。

  联系现实生活,团队合作寻找问题、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法、提高数学素养乃至综合素质、调动学生们的主动性、从学会知识到学会学习,正是这份暑假作业的设计初衷。

  数据显示:全国范围内,“双减”实施一年来,80%多的学生认为作业量明显减少,90%以上的学生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业。

  压总量、控时间,但作业效果和教学质量却不能打折扣,像珊瑚中学一样,很多学校都在作业设计上,发力下功夫。

  国家督学刘林说:“说的是减,其实背后是增,提质增效,我们到一些学校去走访,发现作业设计的改进成为很多学校推进‘双减’的一个重要的抓手,在作业设计改进上有多种多样的探索和尝试。”

  在银川市第十五中学,不同于此前作业千篇一律,现在,不同的学生,老师留的作业也不一样。有的重基础,有的重拓展,一个班40个人左右,甚至会细化到4份甚至5份不同的作业。

  减少重复性、机械性作业,在针对性、有效性上下功夫,目前已经有17个省份出台了作业设计指南。一方面,加强作业设计,另一方面,针对完成作业中的差异化、个性化难点和问题,在课后服务时间,老师现场答疑解惑,切实让作业成为提升学习质量的抓手。

  银川市第十五中学教育集团党总支书记马晓农说:“经过这一年‘双减’工作,我们的教学质量不降反升,今年的升学比去年上了一个大台阶,无论是升学率、平均分,包括基础孩子们的进步都非常明显。”

  “双减”要推进,提质增效是关键。作业的变化,仅仅是“双减”工作一年来,学校教育减负提质的一个缩影。提质增效的根本之策在于提高教学质量,让教育回归校园这个教学主阵地,而师资力量的调整和优化正是这一改革的重要之举。

  此次开学前,北京市宣布,作为推动 “双减”的治本之策,经过试点,全市16区全面实行干部教师大面积、大比例轮岗,新闻一度登上热搜。

  陈燕原来是北京东城区最大的教育集团——史家教育集团的副校长,也是一名语文特级教师。去年8月,“双减”政策出台后,东城区成为首批轮岗试点区之一,陈燕报名来到了东城区与丰台区交界的革新里小学,担任副校长和语文教师。

  除了学校管理,陈燕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带着整个语文学科的教师不断探索,在“双减”的背景下,如何把课堂用足用好?

  陈燕说:“‘双减’就是提质,这需要谁去做?这些事肯定是老师,要有高效率的课堂,要有高品质的办学,来促使‘双减’真正能够落地。”

  一年来,无论是教学还是管理,陈燕给革新里小学都带来了很大的变化。从去年8月至今,已经有19位干部教师从史家小学交流轮岗到了革新里小学。

  不仅陈燕等人到了革新里小学,包括革新里在内的4个小学的11名教师也轮岗到了史家小学。有的长于教学,有的善于管理,教师轮了起来,优质教育服务和资源也就流动起来。随着此次轮岗的全市铺开,新学期,北京市的很多学校都迎来了更多的新老师。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说:“就像我们看待每一个孩子似的,每个老师都有他最优秀的一面。在‘双减’背景下,推进干部教师交流轮岗,实际上面向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构建,为了能够提高教育教学的效率,把每个老师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推进“双减”,让教育回归校园,不仅体现在课堂。针对以往有些是孩子放学,家长还在上班,只能去课外培训班的痛点,“双减”后,很多学校开展了课后服务。一年来,从最开始的重数量,也已经到了“量”“质”并举的新阶段。

  每周三下午的课后服务社团活动,是南京理工大学实验小学五(2)班李昊宇最期待的。因为他可以和小伙伴们一起,跟着白博士学农艺。白红武博士是江苏省农科院的一名副研究员,水培叶菜是他正在研究的新课题。专业研究员来学校带社团,是因为今年上半年南京市教育局提出的“15分钟教育圈”,就是在学校周边,步行约15分钟左右距离的公益性教科文体场所和单位,都可以纳入课后服务资源。

  不仅专业的研究员带来了小农夫系列活动,如今,基于15分钟教育圈,孩子们还可以走出去,走进附近大学的卫星试验中心,参观最先进的科研设备、近距离观察科学家们的日常工作。

  统筹用好社会资源,一年来,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推动引进了28万名科技人才、文艺工作者、体育教练员等专业人员参与课后服务,大部分县区落实了课后服务经费。数据显示,义务教育阶段,课后服务已经基本实现了全覆盖,种类达到了一千多种,自愿参加课后服务的学生比例也达到了90%多。校内课后服务蓬勃发展起来的同时,曾经火爆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如今大大压减。

  相比此前校外培训市场的鱼龙混杂,在监管之下,校外培训也越来越规范。烟台市民梁女士准备给孩子报个培训班,此前报班时,最担心的问题是培训班的教学质量和机构跑路。现在,她不用再为这个而烦恼。

  7月,烟台市全面应用了由教育部开发运营的全国校外教育培训监管与服务综合平台,校外培训机构靠不靠谱,要报班的家长一目了然。

  进入平台前,机构的办学资质、办学环境、教材、师资等,烟台教育部门都会现场检查,符合要求才能进入平台白名单。在线上,所有课程的购课、销课、消费资金全部纳入监管,上一节课销一次费。

  “一网通办、一网统管”,根据授课质量和孩子兴趣,课程的取消和更改也很方便。

  “双减”是个系统工程,深化部门联动,教育部牵头建立了由20个部门组成“双减”工作专门协调机制,学校、社会、政府多方发力,标本兼治,一年来,“双减”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刘林说:“实施这个重要的战略,最根本的出发点是为了学生健康快乐成长,让学生发展,更好发展才是大家共同的愿景,所以通过减过重的负担,另一方面提供更多的教育供给,这才是‘双减’的本意。”

  这一年,“双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依然面临着很多挑战。治教培机构易,治教育焦虑难。如果学生在学校获得的教育质量不够高,如果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够均衡,家长很难不焦虑,学生也很难彻底减负。下一步,“双减”改革也将继续推进,校内教书育人需要进一步提质增效,社会协同格局也需要更进一步统筹完善,让教育回归校园本位,回归育人本质。